yidan.

萝蕾点宝:

重庆时间 -岁暮归街怀

 这是纪念冬去春来,关于重庆老街的最后一部分了,在用图文记录前,我依然喜欢用当下的城市作一番铺垫,至始至终,还是觉得因为曾远去,所以回归来... ...

        都江堰还在叫灌县的时候,我眼里的老街是在南桥哪里,天气最冷的时候,外婆就会念叨,清真寺阿訇杀的牛肉才是好牛肉,那个时候也是人流量最多的地方,老清真寺,老南桥上的人最多,老街人却不多,挑着扁担卖叮叮糖的老爷爷,那条街在歌唱,后来老街的老没有了,被包裹成了白天“羊肉串“,晚上动次哒的西街了. 城市本很小,已然怀古不纯粹了... ...  人生总是在和你所在的城市渐行渐远,好像道理应该是这样来讲吧... ...

  后来呢,我兴奋地来到重庆,下车看见菜园坝没有完成的高架桥,还有桥底的泥泞,浑浊的天空的时候,直到我妈和我说再见的时候,我背着她含着眼泪,难过的不是我又要开始一个人的生活了,而是重庆为什么这么“脏.乱.差“。我在成都平原生活十几年,那个时候整个成都除了柔软潮湿多雨,空山新雨后,蓉城还是会满天蓝的,春熙路和天府广场还是那样的平整干净,至少那时我眼里的重庆是我的“第三世界” 那个时候,我把我人生中的第一台Sony P100 揣着乱糟糟的拍了一通,给我爸发Email,告诉他我多么多么不喜欢这座城市,他告诉我:重工业的城市的特别,这是一个座非常有特色的地方,夜景是有多么的美丽,解放碑有多么的繁华,让我试着去拥抱它,兴许是当年他的这番话,我开始用相机去记录生活,我试着让所有不起眼的东西,通过数码的世界让它变得更好看,解放碑的圣诞节,人头涌动的我头脑发昏,同学不不顾一切的拉着我冲向人群,无数的气球,彩带,人声尖叫,那个圣诞节是发光发亮的,人群散去,无人的解放碑,依然在蒸发热闹这个东西,我站在洪崖洞前面的时候,我默念我想,我已经爱上它了. 爱上蜿蜒盘旋的街道,依山傍水的模样,随处闪烁的市井人文,当然还有山城里最纯粹的老街... ....

关于之前更新的部分,我那天刚到时候,几乎拍一路问了一路,居住在老街的居民,后来也证实现在重庆对下浩,山城巷老街实施政府征用,并进行加固改造,至于会保持原来的模样,还是会有翻新?不得而知,但愿是原汁原味的更加牢固和安全吧。

老街肯定不会最终消散的,城市变幻莫测,情怀这个东西无论如何是跑不出记忆的,那么记录是最好的方式,你看不管怎样,河边的灯,每晚都会照亮,江边的城,永远屹立不倒. 愿生活得更纯粹,热爱得更热爱.


 

又一张老图。
2016.10.3拍的